<big id="3b935"><video id="3b935"></video></big>

          <ruby id="3b935"></ruby>

          <strike id="3b935"><progress id="3b935"></progress></strike><track id="3b935"><video id="3b935"><span id="3b935"></span></video></track>

              ?
              歡迎來到順泰建設官網!今天是

              知識中心Knowledge

              首頁>知識中心>政策法規

              推進新型城鎮化改革 建設“中國式慢城”

              發布時間 | 2016-02-23 09:22:16 閱讀 | 5644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提高城市規劃、建設、管理水平。堅持綠色發展,根據資源環境承載力調節城市規模,依托山水地貌優化城市形態和功能,實行綠色規劃、設計、施工標準。我們堅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天人合一”理念,借鑒吸收國際慢城發展經驗,遵循現代城鎮化發展規律,融入自然、人文、科技元素,探索“中國式慢城”的城鎮化發展路徑,努力發展有歷史記憶、地域特色、生態文明、宜居宜游的美麗城鎮。

              一、“中國式慢城”的源由與認識

                  過去30多年,我國城鎮化水平大幅提升,但“重建設輕保護”“重開發輕人本”的城鎮化發展模式已經難以為繼,如何走出一條符合本地實際的城鎮化路子,成為各地努力探索的方向。

                  我國城鎮化發展困惑。在城鎮化快速推進的同時,部分城市已暴露出不容忽視的問題和隱患。一是城鎮空間無序開發。各地在推進城鎮化過程中,用地規模不斷向外延擴張,一些大城市“攤大餅”式擴張。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200多個城市曾提出要建國際大都市,40多個城市要建CBD。一些城市經濟的高速增長主要依靠土地擴張來支撐,開發的強度過高,資源環境壓力過大,土地利用效率降低。二是城市病逐漸凸顯。在城鎮化過程中,隨著城鎮無序擴張,人與自然、人與人、精神與物質之間各種關系失衡,出現了交通擁堵、房價高漲、空氣污染等城市病,導致城市生活質量的倒退乃至文明的倒退,給我們的城鎮化發展以警醒和教訓。三是城鎮文化逐漸消失。一些城鎮在開發過程中,不注意保護歷史文化資源,出現了不少建設性破壞現象,使城市傳統建筑和文化的消失,建設風格雷同,千城一面。有的用發展城鎮理念建設新農村,簡單用城市元素取代傳統民居,導致鄉土特色和民俗文化流失,鄉村變成水泥森林,人們的“鄉愁”加速消失,“文化遺存”漸行漸遠。

                  “國際慢城”的有益啟示。“國際慢城(Slow cities)”是1999年興起于意大利的一種放慢生活節奏的城市形態,倡導閑適的慢生活理念,體現現代人對優雅、閑適生活方式的一種新追求,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是一種低碳、環保、宜居的城市發展模式,為我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提供了有益的借鑒。一是注重生活環境。“國際慢城”提倡減少環境污染、保護生物多樣性、保持生態環境平衡。在規劃與建設中,盡量減少破壞自然景觀的建筑,還原自然景觀,再現優美、樸實的生態環境。提倡拆除繁多的廣告牌、霓虹燈、電線,增加人們的視覺美感;限制車速,禁止鳴笛,保障市民的安全,減少噪音污染,營造親切的人文氛圍,旨在構建美麗城鎮。二是注重地域文化。國際慢城聯盟提出“支持植根于本土歷史文化和傳統的產品生產”等主張。人們可以享受具有本土風情的飲食、服飾、習俗、生產方式等,充分尊重和保護地域文化,保持城市的個性。提倡吸收外來文化的精髓,充實、發展傳統文化,提升本土文化的“原真性”,旨在構建人文城鎮。三是注重幸福指數。“國際慢城”倡導慢節奏生活的理念,吃飯不僅僅是為了填飽肚子,享受美食是一種富有品位的生活方式;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不是最大化地追逐經濟利益,而是一種無壓迫感、緊張感的快樂勞動,旨在構建幸福城鎮。

                  中國式慢城的思想根基。“慢城理論”不是單純拿來主義,中國傳統的哲學思想,與慢城理論一脈相承,無不體現了“慢”的思想。一是太極陰陽文化中的“平衡”?!端貑?bull;陰陽應象大論》“陰陽者,天地之道也”。太極陰陽的哲學思想認為,陰陽對立統一運動是天地萬物運動的客觀規律,是自然界一切事物產生、發展、變化的根源和動力。城鎮緊張忙碌的工作節奏,需要健康快樂的慢城生活,兩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城鎮才能陰陽平衡、協調發展。二是農耕文化中的“和諧”。農耕文化體現“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不是一味地征服、開發、掠奪自然,倡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推進城鎮化,應借鑒和汲取農耕文化的理念,保護傳統民俗、傳統民居和地方特色文化,弘揚鮮明的地域文化,傳承和發揚我國優良的傳統人文精神,保持生產生態生活的和諧發展。三是中醫經絡文化中的“養生”。經絡,內屬臟腑,外絡肢節,串聯穴位,溝通表里,調理陰陽,統一整體。人類在創造和運行城市的同時,也賦予了城市生命。城市各功能片區則猶如人體的各個組成部分,城市道路如同經絡,交叉口如同穴位,共同構成城市經絡體系。城鎮有機體的健康發展,需要城鎮各功能,特別是“血管體系”的協調循環。

              二、“中國式慢城”的探索與實踐

                  我國城鎮化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運用慢城理念推進城鎮化,不能亦步亦趨,既要吸取國際慢城優秀因子,更要適應我國城鎮化發展階段,挖掘“中國元素”“地方元素”,探索建設“中國式慢城”。樂山擁有良好的生態環境、厚重的歷史文化、獨特的人文精神,在中心城區、小城鎮、新農村三個層面的建設中,運用慢城理念進行規劃,作為新型城鎮化建設路徑選擇之一,提高城鎮可持續發展水平。

                  構建城市健康慢生活。堅持“山城一體、景城一體”,用“全域旅游”的理念規劃建設城市,做到城市規劃、土地利用規劃與旅游規劃相統一,統籌協調、科學布局功能區塊、建筑群落、綠化亮化、城市小品,打造便捷的城市綜合交通體系,讓城市環境建設功能化、基礎設施景觀化、旅游綜合服務配套化。一是打造城市綠心——構建城市“慢行”系統。將樂山中心城區9.4平方公里的生態綠地,進行規劃保護提升,建設10多公里環形綠道,布局特色生態景點、濕地、廊橋,實現“森林在城市中,城市在山水中”的美景,成為服務于市民的開放型城市生態文化公園。城市綠心公園已經成為城市居民休閑好去處,平均每天在此漫步休閑的市民近萬人。二是打造青江新區——構建城市“慢居”系統。依托樂山青江高鐵站所在區域的資源稟賦,融入創新元素與生態網絡,突出地域文化底蘊,將樂山山水文化、民俗文化、佛文化等系列文化元素,經抽象處理在本區域內加以展示,形成特定的景觀空間與場所,成為“宜居、宜業”的城市新區。三是打造嘉州長卷——構建城市“慢食”系統。將景區配套與棚戶區改造相結合,將岷江東岸沿線舊城全面改造,形成樂山大佛景區的補充與延伸,以慢行休閑步道串聯,布局明清風格建筑群的街區,云集樂山地方名食及茶館、酒吧、咖啡廳,形成占地18萬平方米,集商、旅、文、居的濱江休閑慢城。

                  構建旅游休閑慢生活。圍繞建設國際旅游目的地,打造旅游度假新型小城鎮,使城鎮既是城市的景區,又是旅游的景點。一是打造峨眉河度假小鎮——構建“田園慢城”。依托峨眉河連接峨眉和樂山的自然風光帶,對峨眉河的環境地貌、歷史文化、建筑特色深入研究,規劃多個不同文化特色的旅游度假小鎮,將樂山峨眉兩地旅游串聯,成為多中心的旅游服務節點,開辟樂山休閑度假旅游新市場。二是打造峨眉山黃灣武術小鎮——構建“健身慢城”。依托峨眉山門禁第一鎮的優勢資源,在峨眉山市黃灣鄉,通過導入綠島旅游慢道方式,形成以峨眉河和綠道旅游慢道所自然形成的四個各具特色的主題小鎮:北部的山區峨眉居小鎮,南部河灣的峨眉武術小鎮,西部的峨眉溫泉小鎮和東部的峨眉田園小鎮。目前武術小鎮已基本建成。三是打造峨眉院子——構建“度假慢城”。依托優美的峨秀湖風光,發展以藝術品和本土特色手工藝品交流為文化業態,茶館、酒吧、咖啡廳、客棧為主的商業業態,結合步行節奏,系統地設計廣場、街道和對景,建立多層次的慢交通系統,服務慢生活、慢旅游的需求,形成新的休閑度假區。

                  構建鄉村田園慢生活。按照“城是宜居區,鄉是生態園”的理念,突出城鄉互動發展,重新審視原生態農村田園文化,讓鄉村回歸自然、回歸田園。一是平壩建“幸福新生村”。夾江縣新生村,依托現有的河流、田埂規劃打造慢行線路,既提供原居民日常步行道路,又給游客營造舒適的游覽線路;建筑就地取材,與景觀結合,保留當地特色文化,打造本地原始村落的建筑風貌;配套建設醫療衛生、文化圖書、村委活動、游客中心、酒店餐飲等,給村民和游客的生活提供了保障。二是山區建“桃園山居”。沐川縣沐溪鎮三溪村,以山為骨、以水為脈,抓住農耕文化主題,以二十四節氣景點為題材,配置鄉村風格景觀節點,體現了生態之美、建筑之美、文化之美。三是彝區建“溪谷村落”。金口河區共安彝族鄉象鼻村,依托溪流及田園風光,按照“一個中心兩條軸線”規劃布局,形成以新村委會及村中心廣場為中心,以現有鄉村公路為交通軸線,以溪流為景觀軸線,打造為新農村中具有溪谷田園特色的美麗鄉村。

              三、“中國式慢城”的愿景與思考

                  新型城鎮化不僅是住在城中,更是幸福在城中。樂山在新型城鎮化實踐中,中國式慢城理念逐漸從朦朧到清晰、從片塊到整體,逐步形成一個理論架構,并在實踐中不斷地完善推廣。

                  發展層級多元。中國式慢城發展規劃的內容劃分為慢核、慢島、慢區三個層次體系來引導實施,且各層次之間和不同背景的慢城之間應通過網絡化的慢行系統,形成有機而緊密的聯系,從而共同組成一個完整的區域慢城系統。一是“慢核”。組成慢城系統的基本單元,在以大城市為背景的慢城中則表現為特色社區,在以鄉村為背景的慢城中表現為特色村。二是“慢島”。區域慢城系統的核心組成部分,在以大城市為背景的慢城中則表現為特色街區,而在以鄉村為背景的慢城中表現為小城鎮或縣城。三是“慢區”。以慢城理念建設發展形成的、比慢島范圍更大而又僅次于區域慢行系統的慢行地域綜合體,由慢核、慢島和慢行網絡共同交叉組成。此外,連接各慢核、慢島和慢區的慢行通道,原則上采用步行或自行車等以人力為動力的交通方式,可在慢行廊道中根據需要分級布置若干驛站。

                  發展標準明晰。一是倡導遵循規劃理念?;?ldquo;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哲學思想,城鎮規劃凸顯以人為本理念;運用系統的原理、統籌的方法,關注城鎮發展過程;運用城鎮規劃等公共政策,調整部分與整體間的相互促進、相互制約關系。二是倡導打通交通經絡。交通體系是城鎮有機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交通組織上兼顧快慢平衡。以軌道交通、機動交通為代表的快行交通,與以步行、自行車出行為代表的慢行交通之間,應有其合理的出行比例。運用智慧交通,有機銜接交通主動脈與毛細血管,實現“快”便捷與“慢”閑適的有機銜接。三是倡導傳承歷史文脈。深入挖掘和把握城鎮歷史文化特征,準確定位城鎮風貌特色,搞好城鎮主要街區、重要建筑群和重點公共建筑的城鎮設計,實現現代建筑與城鎮歷史文化的整體協調,構建有特色的城鎮風貌與氣質。四是倡導產城融合發展。圍繞產業發展需求優化城鎮空間布局、完善城鎮功能配套,以產業的增長促進城鎮的擴張,以城鎮綜合承載能力的增強支撐產業發展,有序推進產城融合聯動發展。推行產城單元模式,并實現職住平衡、功能復合、配套完善、綠色交通、布局融合。

                  發展內涵豐富。一是生態之城。“慢”必須與“綠”相結合,“綠色”與“森林”是聯在一起的,要做到城市在森林中,森林在城市中。一棵樹就是一個氧吧,一片樹木就是一座氧庫。生態應是慢城的重要元素,綠色是慢城的軀體。二是文化之城。文化是慢城的靈魂。慢城要高度重視傳統文化,保護古跡,留住“鄉情”,同時也要專注現代文化,要在傳統與現代之間找到平衡,使人們的生活更有品味,更有質量。三是宜居之城。慢城是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的環境,因而慢城是人的家園,是宜居城鎮。四是宜游之城。慢城的功能是宜居、宜游、宜休閑度假。來到慢城,可以呼吸清新的空氣,欣賞山水之勝,享受人文之美,探尋古跡之幽,購買土特產品,來了就不想走,留得住人,穩得住人,旅游與度假結合起來。

              ?
              關注我們: